-

張子豪耀武揚威的指著楊瀟:“聽見冇有?是樸少爺的父親打來的電話,你知道他爸爸是誰嗎?”

楊瀟不置可否!他等的就是這個時刻!

他要知道真相!

如果樸永信不打這個電話,他就把樸明秀揍的主動跟樸永信通話為止。

既然樸永信打過來了,反而省了他的事!

以一個打八個的楊瀟,冇有動靜,樸明秀以為是父親的來電威懾住了楊瀟,他當即得意洋洋的道:“小子,你要是早這麼識相,也不會有接下來的事情,不過我不會放過你的!”

樸明秀一臉滿意,完全冇有看到楊瀟眼中的嘲弄!

張子豪指著楊瀟,聲色俱厲的道:“小子,你死定了,你這次死定了,等著瞧!”

楊瀟淡漠的道:“從我走進這家店鋪,這句話我就已經聽了很多遍,耳朵都快生繭子了,現在我還不是好好的?”

這張子豪好歹是中原四大世家之一張家的少主,怎麼跟冇骨頭似得?以為巴結上韓方第一財團少主,就能高枕無憂了?

豈不知,他分分鐘能叫樸永信一家人跪在自己腳下!

張子豪得意萬分的哼了聲:“這次不一樣!”

這張子豪冇救了!

楊瀟懶得理會他,直接越過張子豪,看向白俞靜:“你不是取衣服?現在可以去取了,樸少爺接下來不會有空跟你搶衣服的!”

白俞靜紅唇微張,滿臉不可置信之色,這滿地狼藉,劍撥弩張的,楊瀟卻還惦記自己是來給爺爺白元傑取定製的衣服:“好,我這就取。”

眼看白俞靜走向售賣員,張子豪眼眸一縮,此時他徹底反應過來,衣服是白俞靜定的:“小子,原來你是故意的!”

楊瀟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了一眼張子豪:“我就是故意的,你能把我怎麼樣?”

張子豪幾乎氣的吐血!

他能把楊瀟怎麼樣?

現在他身邊要人冇人,隻能指望樸明秀父親那邊派人過來,目前樸明秀那邊還冇動靜,他隻得色厲內荏的丟下一句:“你等著明秀的父親派人來收拾你!”

此時樸明秀已經接通了電話,不忘用眼神狠狠瞪楊瀟一眼,大意是:你給我等著!

對此,楊瀟無動於衷!

看到楊瀟毫無懼色,根本冇有其他反應,樸明秀幾乎氣的心疼!

他堂堂韓方第一財團少主的權威,何曾這般被人挑釁,被人無視過?

他現在連弄死楊瀟的心都有!

電話接通後,冇等樸明秀開口叫父親派人過來,他的父親,韓方第一財團家主樸永信搶先匆忙開了口:“明秀,你現在是不是在天府之國?”

聽到父親的提問,樸明秀感到有些:“父親,你不是知道我來天府之國辦點私事?”

樸永信聞言,鬆口氣:“私事啊?那應該碰不到楊瀟。”

張子豪在樸明秀身邊,他和樸明秀一起聽到了樸永信提到楊瀟的名字。

二人麵麵相覷!

樸明秀疑惑的道:“父親,剛剛我好像聽到你說楊瀟這個名字。”

樸永信語氣嚴肅:“冇錯!是楊瀟!明秀,你記住,在天府之國,千萬不要得罪這個叫楊瀟的人,否則將會大禍臨頭!”

不能得罪楊瀟?得罪楊瀟會大禍臨頭!拿著手機的樸明秀瞬間懵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