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見楊瀟剛纔帶進來的逆鱗劍,突然綻放出純粹的黑色光芒。

當那純粹的黑色光芒,不斷閃耀。

聖泉之中的氣息也變得十分紊亂。

它們好似遇到了天敵一般。

空氣之中的某種元素,好似在瘋狂的抖動。

這種感覺,讓楊瀟和一旁的龍五都怔住了。

“怎麼了?為什麼我突然感覺,聖泉之中的力量在瘋狂流逝?”龍五怔住了。

他率先浸泡在聖泉之中,對於聖泉能量的感覺。

自然是最精準的。

此刻他敏銳發覺,聖泉之中的力量在瘋狂流逝。

空氣之中的某種元素,也在不斷流失。

彷彿齊齊湧向了這把漆黑色的逆鱗劍。

可這不是一把寶劍嗎?

寶劍再厲害,終究也隻是死物,死物怎會有如此異變?

楊瀟和龍五對視一眼,全都茫然無措。

他們真的不知道,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為何聖泉之中,濃鬱到極致的力量,會在瞬間流失這麼多。

為何這把寶劍像是無底洞,在汲取著空氣之中某種元素?

現在可是二十一世紀,冇有人還會迷信一些鬼神事件。

但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,卻無一不暗示楊瀟和龍五。

這個世界上的確存在科學難以解釋的事情。

比如逆鱗劍汲取空氣中的元素。

“我估計應該是你這把劍,材質之中缺少了某種元素,而這種元素在這裡遍地都是,所以逆鱗劍纔會將這裡的元素汲取到它的體內。”龍五道。

他遲疑了一下,最終還是嘗試著找到了自己心中的答案。

“就像是海綿被丟入水中,就會不斷汲取周圍的水分,最終將海綿塞滿!”龍五接著說道。

楊瀟聞言也點了點頭。

現在看來,這個說法貌似是最正確的。

楊瀟也冇有繼續多想。

畢竟再多想也冇有用,逆鱗劍之中有著太多的秘密。

比如這把劍是易老頭在百慕大魔鬼三角得到的。

比如自己在得到這把劍後,在苗疆生死危機之時,短暫擁有了超然的力量。

最終更是連續斬殺了三尊武神巔峰強者。

這麼想來,現在逆鱗劍在這裡出現這種級彆的異象。

似乎還說得通。

甚至如果在這裡不出現這種異象。

才說不通。

索性,異象的範圍也不算太大,看起來也不算多麼離譜。

於是楊瀟也不再多想,而是靜靜地閉上雙眼。

開始感受聖泉之中的力量。

畢竟他的整個身體,已經浸泡在聖泉之中。

不過他整個身體浸泡在聖泉之中後。

卻還是和之前一樣,依舊是冰冷刺骨。

甚至這種刺骨冰冷,還恐怖到讓楊瀟都有種堅持不住的感覺。

他突然醒悟似的看向龍五:“我知道了,你在聖泉之中感受到的是炙熱滾燙的力量。”

“對於這種力量,你有些承受不住,想要離開聖泉,可我得到的力量卻和你相反。”

“而是刺骨的冰寒!但這種刺骨冰寒其實和你的炎熱一樣。”

“我們兩個最終都有些扛不住了。”

龍五聞言也在點頭。

雖然兩人相隔不過三四步,卻感覺好像隔著一座星河。

而且兩人一個是冰寒刺骨,一個是炙熱到幾近窒息。

但兩人所遭遇到的力量,其實異曲同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