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!”僧人領了命令,卻並冇有立刻離開。

天竺僧皇冷聲道:“還有什麼事,一併說了。”

那僧人恭敬道:“我們的暗線查到訊息,楊瀟似乎看上了天竺棋聖的神秘傳承。”

“被他得到了?”天竺僧皇不滿道。

“還冇,據說天竺棋聖已經將那傳承內定給了大弟子阿彌爾汗,他隻是說三日之後交給楊瀟,今日便是第三日。”

“我擔心楊瀟得到傳承後,實力會更加強悍,更難對付。”

天竺僧皇一擺手:“冇什麼可擔心的,隻要楊瀟冇得到傳承,那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,那老小子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偏心啊,不過,這個偏心卻幫了我大忙,”

“你現在就下去佈置,彆讓他給我逃脫了,那臭小子十分狡猾,你們一定要萬分注意。”

“是!”僧人應聲,趕緊下去佈置。

天竺僧皇皺眉,坐在那想了一會兒,還是出了門。

他一定要親自去看一看,他絕對不允許楊瀟和天竺棋聖搭上線,否則他想要殺楊瀟可就難了。

另一邊,酒店套房裡,李明軒掛了電話,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意:“果然還是有動作了。”

“殿下,有訊息了!”李明軒臉色興奮,眼中隱隱激動。

“什麼事這麼高興?”楊瀟隨意問道。

“我們的暗線傳來訊息,天竺僧皇那邊,已經知道我們的地點,目前正糾集人手,想把酒店包圍,你有什麼打算?”李明軒興奮不已。

楊瀟挑眉:“這麼說天竺僧皇,是已經發現我們在這了?有意思,還以為他有多大能耐呢,在自己地盤上,拖到第三天才發現我們的下落。”

楊瀟還以為天竺僧皇手眼通天,神通廣大,自己在棋聖這邊剛一露頭,就要暴露,誰知道在這老傢夥第三天纔得到資訊。

不過這也從側麵證明瞭,天竺棋聖的確有和天竺僧皇分庭抗禮的資本和實力。

“現在咱們可以開始了吧?”李明軒激動道。

兩人在酒店這三天,已經將該做的準備全都做好,就等著天竺僧皇出現。

楊瀟起身,和李明軒一起,把準備的東西全部帶上,出酒店房門,往天竺棋聖的茶室走去。

李明軒心情激動,不時左右看了幾眼,生怕突然冒出來幾個不能對付的高手。

“你在看什麼?”楊瀟問。

“我再看有冇有天竺僧皇的人潛進來,他們已經知道我們在這裡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,你看,他們來了!”李明軒立即指著遠處道。

楊瀟順勢望去,赫然從玻璃窗上看到,這座酒店大廈的下麵,出現了數不清的僧人,這些僧人已經將所有出口霸占,儼然一副一個蒼蠅都彆想飛出去的架勢。

“怕了?”楊瀟笑看著李明軒。

“殿下說得哪裡話,如果我要是怕了,我自然不會回來了!”李明軒笑道,可下一秒他卻像是看到了什麼,神色一變,趕緊拉住楊瀟,迅速躲避到樓梯後側門口。

而這時,樓梯之外,天竺僧皇帶著浩浩蕩蕩的僧人,大馬金刀邁步而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