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好意思,我以生為天府之國人為榮!”楊瀟大喝一聲。

鱗姨忽然站起身,上前兩步,小皮鞭往台前一擺:“狗東西,你想乾什麼!”

誰都想到守護神這一次必然會下殺手,將楊瀟扼殺在搖籃裡,不會允許一個絕世天才茁壯成長成參天大樹。

他要殺了楊瀟!

守護神回頭看了一眼絕世龍門鱗姨,輕輕一笑:“當年易師與我比試,冇有殺了我,他萬萬冇有想到,今日我會與他的弟子交手,也冇想到,我會成為韓方舉足輕重的人物。”

“當年他易師犯的錯,絕對不會在我身上出現,我絕不允許有威脅韓方人的絕世天才存在。”

楊瀟終於忍不住,一口鮮血噴了出來,大口大口喘息,臉色泛著金紫,看得著實駭人。

守護神輕輕吸了一口氣,也不急著動手,似乎很得意於看到楊瀟如此瀕死的模樣。

鱗姨忙上前兩步,在看台上焦急盯著楊瀟。

“小子,你怎麼樣了?”

天府之國眾人看見楊瀟口吐鮮血,頓時嚇得震撼不已。

唐沐雪緊緊抱著肚子,雙手拽成拳,也冇有辦法幫助楊瀟。

現在能救楊瀟的,隻有他自己。

鱗姨頓時朝守護神叫罵。

楊瀟充耳不聞,緩緩地直起腰,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跡,深吸一口氣,朗聲道:“你想殺了我,以絕後患。”

“冇錯,正是如此,”守護神大方承認,緩緩地向楊瀟走來。

一步一個腳印,就像死神的腳步一般。

楊瀟睜大雙眼,看著守護神身後那一串深深的腳印,忽然笑了一下,垂下眼瞼擋住雙眸中的精光。

“楊瀟,你記住,韓方守護神的弱點,就是他的腳底,你若是想要徹底的戰勝他,便攻擊他的腳底,至於辦法,以你的腦子剛剛已經想到。”

這是昨日龍影組織的前輩,錢玉風錢老和他說的話。

此時驟然出現在楊瀟的腦海中。

真好。

他比試完這一場,一定要給李雲龍找一大卡車的電影,讓他看個夠,老李竟然會給他找來這麼一個活寶貝,要不然真的要完蛋了。

生死關頭,這可是救命的玩意兒啊。

幸好有錢老指點,這次,他絕對不會輸。

楊瀟忽然笑了起來,守護神警惕的停住腳步,眯起眼盯著楊瀟:“你笑什麼?死到臨頭,還想奮力一搏?”

不可能了。

“楊瀟,你贏不了我的。”守護神說的篤定。

是因為他知道,楊瀟此時受的內傷頗重,若不是他靠著頑強的毅力支撐,此時早就已經掉倒下了,怎麼可能還笑得如此開懷?

楊瀟微微一笑,目光掃向側方的一個爛泥潭。

龍湖之畔什麼多?

水多。

這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