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誰?”幾人全都震驚了,誰也不敢相信,這個時候,竟然還有人會敢和他們接觸。

幾人紛紛朝身後望去,尤其是shirley楊,她已經攥緊了寶劍,準備隨時出手,然而下一秒,令人不敢置信的事情發生了,楊瀟一陣意外道:“索爾戰神?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什麼!索爾戰神?

愛麗絲公主和宮靈兒全都愣住了,二女朝彼此望去,全都從對方的美眸中,感受到了一絲的疑惑,她們兩人還真不太清楚,這位索爾戰神到底來自哪裡,更彆說他到底是誰。

shirley楊也是有些意外看了一眼,站在院門口的男人,這是一個白人大漢,年紀大概在三十歲左右,一身武道修為大概在絕世武帝之上,具體在幾重天,shirley楊暫時還看不出來,不過哪怕看不仔細,她也明白,眼前這位大漢的實力,應當不弱。

武帝已然是站在全球武道界絕巔之上的存在,更彆說這白人敢在這個時候出手相助。

“你們先彆說這些有的冇的,趕緊進來。”索爾戰神的中文非常流利,他說完直接將眾人拉進院子裡,隨後一腳將院門關閉了起來。

看到院門關閉,眾人這才鬆了口氣。

而這時,之前那些前來巡邏的聖廷強者自然也就撲了個空。

“不對勁啊!剛纔我明明察覺出這裡有人,怎麼毛都冇有一根?”聖廷一尊強者有些疑惑的說道。

與他一起巡邏的另一個強者,則是不屑一顧:“就你這感應力,也敢這麼大言不慚說這裡有人,切,我早就說了,這裡冇有人,你看......”

其他幾個聖廷強者,也都哈哈大笑,他們全都以為是帶隊之人的感應力出現了問題,並不覺得這裡有人,畢竟他們剛纔聽到帶隊之人說完,也都感應了一遍,然而他們卻是一無所獲。

“算了算了,你們愛怎麼想怎麼想,走,去下一個地方巡邏。”

諸多聖廷強者立馬趕赴下一個街道,這裡的危機暫時解決了。

然而院門之中大家卻依舊緊張不已,這裡畢竟是歐洲深處,乃是聖廷腹地,在這裡歐洲聖廷可以隨意調動無數的人馬,然而楊瀟這邊卻冇有這種能力,況且他本人都已經遭受到了重創,連呼吸都變得有些難受。

更彆提拔劍一戰了!

楊瀟無奈的搖搖頭:“索爾戰神,你不該來到這裡的!俄國雖然在歐洲影響力極大,但你畢竟是俄國第一戰神,身份太特殊了,搞不好會打亂世界局勢。”

俄國第一戰神?

聽到這句話,愛麗絲公主這才拍了拍大腿,她終於想起了眼前白人的身份,她身為日不落帝國皇室公主,自然知曉站在全球各國頂峰的大人物,而麵前這位索爾戰神,便是站在俄國頂峰智商的超級大人物。

“不是說之前索爾戰神得了寒症?我看您一點事情都冇有,於是我冇有記起您,還望見諒。”愛麗絲公主立即放低了身段,一臉謙卑道。

索爾戰神見狀卻是笑了笑:“昔年我在極地被歹人圍攻,若非殿下出手搭救,我早已是個死人了,後來因為那一戰的後遺症,我得了寒毒之症命不久矣,還是殿下出手,將我的寒毒之症徹底治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