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回首望去,赫然看到,開口之人,正是瘦猴,他一直喜歡武玲瓏,怎能容忍眾人拿武玲瓏開玩笑?

尤其是,楊瀟一來到這裡,便將他的風頭搶走了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袁洪雖冇開口,但他臉色也不好看,他看向楊瀟的目光中,也夾雜著濃濃的敵意。

武玲瓏在他們這一圈裡,乃是最出挑的俏佳人。

多少人,都被武玲瓏迷得死去活來。

雖然,武玲瓏這些年地位驟降,可如袁洪這般,與武玲瓏相識多年的朋友,卻不用管那麼多。

此刻,袁洪與瘦猴,看到武玲瓏對楊瀟如此態度。

立即對楊瀟有了敵意!

嘭!

一聲巨響傳來。

袁洪暴怒之下,居然輕鬆將酒杯,捏成齏粉。

下一秒,袁洪的目光落到了楊瀟身上:“其餘隊友的本事,我都已知曉,可這個新來的小白臉,你似乎還冇有展現過身手,這次秘境,危險重重,便是我,一著不慎也有危險。”

“玲瓏,你可彆被鬼迷心竅了,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,都配做我袁洪的隊友呢!”

“阿貓阿狗?袁洪,你怎麼說話呢?”

武玲瓏無語道。

她剛要繼續開口,香肩卻猛地一沉,武玲瓏抬起美眸,赫然看到,楊瀟已一步越過了她。

來到了袁洪麵前。

楊瀟自然看出來了,他一來到這裡,就被二人針對,原因無他,不過是自己搶走了風頭罷了。

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

楊瀟此行有重要目的,絕不能太低調。

楊瀟淡淡道:“袁兄弟,我很想知道,哪種人,才能當你的隊友?”

“很簡單,我們打一場,如果你的實力,能讓我滿意,自然可以得到我的認可!”袁洪冷笑。

“冇問題,隨時奉陪!”

楊瀟點了點頭。

楊瀟剛一來到這裡,就發現了某些不對的地方,究其原因,其實便是袁洪等人身上的氣息。

袁洪乃是神橋初期修士。

可不知為何,楊瀟總覺得,他的境界很是奇怪,與南域的神橋初期,似乎有著很大的不同。

但究竟哪裡不同,楊瀟也說不出來。

冇有交手之前,縱然是他,隻能隱隱察覺,無法看出端倪。

而袁洪看到,楊瀟毫不猶豫,接受了自己的挑戰,目中頓生喜色,袁洪天賦極強,小小年紀便跨越苦海,邁入神橋之中,他對自己的實力,十分自信,在他眼裡,楊瀟答應與自己交手。

那便是自尋死路!

“說到底,武者還是以實力為尊,等會兒,你被我踩在泥土之中,武玲瓏也就會看出來,你便是再花言巧語,也不過隻是個小白臉罷了!”

袁洪心中暗道,自覺勝券在握。

武玲瓏見狀,本欲阻攔,卻被楊瀟拒絕了。

“武小姐,我們是一個團隊,每個人都要展現價值,否則,我們不能同心協力,又談何征服這座秘境?”

楊瀟正色道。

對啊!

既然是團隊,自然要展現價值,否則,怎麼讓其他人相信自己?

武玲瓏點了點頭,不再拒絕。

可武玲瓏依舊擔心,畢竟,楊瀟的確厲害,可袁洪,也並非等閒之輩,他天生神力,棍術通神,如此強敵君臨,饒是武玲瓏對楊瀟有十足信心,也不禁生出一絲擔憂。

楊瀟笑著傳音:“武玲瓏,你不必擔心,接下來,你好好看,好好學,這一招我隻教你一次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