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們是誰?”楊瀟疑惑道。

秦焱咬牙切齒:“他們不是北域天宮的人,是東域其他勢力的天驕。”

“看樣子,他們應該是為暗物質礦脈而來。”楊瀟言道。

秦焱搖搖頭,最終還是走了上去:“各位道友,在下道門秦焱,此地乃我們道門之地,還望各位給個麵子!”

“嗬嗬,我知道,你是道門準聖子。”

“你們道門,雖說是東域霸主,暗物質礦脈也是被你發現,可天地之物本無主,有德者居之,你道門想獨吞,怕是不夠資格!”一名天驕冷笑。

秦焱無奈,他被想要用道門的威名,嚇退這群天驕,奈何,這群傢夥毫不買賬。

“各位,你們看出來了嗎?這秦焱身負重傷,已不足為懼。”

“想要的暗物質的人,隨我一起上。”

一名天驕厲喝,當即引起連鎖反應,無數天驕齊齊朝楊瀟等人殺來。

楊瀟等人無奈,隻能被迫迎敵,可道門弟子們,才與北域天宮經曆了一場大戰,個個精疲力儘,終是寡不敵眾,紛紛慘死。

向問天和秦焱本就重傷,雙拳難敵四手,很快也節節敗退。

“難道,我們要死在這群宵小手裡?”秦焱絕望。

而這時,楊瀟手持逆鱗劍,冷冷道:“你們欺負重傷之人,算什麼本事,有種衝我來。”

很多人死在楊瀟手下,他們憤怒不已,瞬間朝楊瀟殺去,卻見楊瀟且戰且退,漸漸將眾人引入遠方,最終不見了蹤影。

其實,那是楊瀟的武者元神,眾人都以為是真身,因此被調虎離山。

楊瀟立即出現,給向問天與秦焱療傷:“我的武者元神,撐不了多久,你們儘快恢複,我們要趕緊挖暗物質。”

向問天與秦焱恢複後,三人動手。

他們奮力挖掘,將帶來的特殊儲物袋,全部都裝滿後,這才心滿意足地停手。

楊瀟望著剩下的暗物質礦脈,心生無奈,雖然他也想多帶走一些,奈何,暗物質必須用特殊儲物袋承載,如此才能使用。

可惜,這次冇帶太多儲物袋。

隻能作罷!

“都裝滿了吧?我們趕緊離開,魏羨和齊玄屹吃了虧,北域天宮那邊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”楊瀟說道。

秦焱和向問天,都點了點頭,三人準備離開。

可這時,破空風聲起!

秦焱一驚:“難道,東域其他勢力的人殺回來了?”

“不是他們。”楊瀟立刻否認。

他對武者元神的訊息,瞭若指掌,此刻他們還在搏殺。

向問天道:“那會是誰?”

眾人不約而同抬頭,卻見三道身影,從遠處天際,閃電般飛落過來。

他們落在楊瀟麵前十丈外,冇掀起絲毫塵埃。

“是你!”

楊瀟定睛一看,三人領頭者,正是大聖公之子。

蕭斬疾!

“楊瀟,好久不見啊!冇想到,你竟然還有膽子來小靈界。”蕭斬疾麵色森冷,殺意盎然。

楊瀟淡笑:“我為什麼不敢?”

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非闖,今天正好找你清算我們之間的賬。”蕭斬疾冷道。

可楊瀟三人,經曆了齊玄屹和魏羨,以及東域天驕們的兩場惡鬥,早已冇有太多戰力,他們現在跟蕭斬疾等人對決,顯然不是明智之舉。

“蕭兄,看來蕭斬疾有備而來,他身邊那兩人,乃是公爵級強者,每個都是陽神境強者。”秦焱低聲道。

向問天點頭:“那我們現在怎麼辦?”

這時,秦焱臉上擠出一絲笑容,道:“小聖公,在下乃道門秦焱,開誠佈公的說,我與楊瀟他們的確有些交情,可你們的恩怨,與我無關。”

“我保證不會插手。”

“次.奧!姓秦的,你什麼意思?”

向問天勃然變色。

秦焱再道:“我說的是事實,我們之間本就是短暫合作,現在大家都已經拿到暗物質,合作已告一段落,大路朝天,各走一邊,你又不是我兒子,我憑什麼要為你出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