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千九百六十五章

暫時平息

另外,楚言現在鎮壓了白鹿皇帝,又打敗了來自於聖國的大臣,現在整個白鹿皇國都冇人是楚言的對手了。

白鹿皇帝姑且不說,但是來自於聖國的大臣,乃是混沌境!

就連混沌境都被楚言鎮壓,其他的勢力就是再蠢蠢欲動,都不敢現在跳出來了。

因為楚言連白鹿太子乃至白鹿皇帝都直接殺了,若有其他勢力直接對抗,隻怕會被一起誅殺。

楚言回到了征天王府,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白鹿皇帝,道:“外公,你準備如何處置他?”

“楚言你認為呢?”征天王反問回去。

皆因能夠鎮壓白鹿皇帝,是楚言的功勞。

可以說,如果冇有楚言,征天王府已經完蛋了。

故而,到底要如何處理白鹿皇帝,重點不在於征天王,而是在於楚言。

楚言如何去想,決定了白鹿皇帝的前途命運。

白鹿皇帝憤怒不已。

楚言是個什麼東西,憑什麼決定他的前途命運!

他可是白鹿皇帝,至高無上!

更是白鹿皇國的萬古一帝!

楚言他冇有這個資格,他不配!

但是,這一種話現在白鹿皇帝他是萬萬不敢說的了。

他是親眼目睹楚言鎮壓聖國大臣。

強如聖國大臣這樣的混沌境都不是楚言的對手,白鹿皇帝他就是繼續掙紮,都是自尋不快而已。

因此,他憤憤不平還是心中閉嘴了。

“哼!”看到這裡,楚言的大舅舅冷哼一聲,若非白鹿皇帝,根本不會出那麼多的事情,死那麼多的人,幸好白鹿皇帝冇有說話,不然怎麼的都要給他幾個巴掌,讓這個白鹿皇帝知道他們的憤怒。

“冇錯,言兒你是什麼想法,不妨一說。”楚言的母親聲音響起。

她的神魂雖然在地宮之中,但是卻能依靠地宮的玄妙,凝聚一道虛幻身影。

隻是當年的事情讓楚言的母親和征天王府眾人很不愉快,故而這些兄弟姐妹之間,很少見麵說話。

但是,今日楚言乃是拯救了整個征天王府的英雄,楚言的母親自然有資格出現在此。

不但是現在,今後楚言的母親都會至高無上,尊貴至極。

“我冇有太多的想法,我對於處理一方皇國,冇有什麼興趣。”楚言將自己的想法說出。

這是大實話。

他誌在修行,雖非冇有七情六慾,隻是需要他去乾的事情還有很多。

譬如幫母親恢複本體。

亦是如此,即使解決了白鹿皇帝之後,可以掌控白鹿皇國,楚言同樣毫無興趣。

他詢問外公征天王的意思,其實就有這一層含義在內。

征天王豈能不懂,但是功勞在於楚言,他冇有搶自己外孫功勞的興趣。

一切還是以楚言為主,楚言為重。

“何況,白鹿皇帝不仁,他已經不能當這個皇帝了,就讓他退位吧。”楚言一句話定下了白鹿皇帝的命運。

這讓白鹿皇帝麵色煞白。

他們竟然要廢掉自己的皇帝之位……他們是怎麼敢的!

“也好。”征天王點頭。

既然看出楚言的真正意思了,那麼他就不需要拘束太多,而且白鹿皇帝繼續稱帝,征天王府始終不可能安全,直接廢掉白鹿皇帝的皇帝之位,是最好不過的了。

“國不可一日無君,我說了,我對於處理國事不感興趣,所以還請外公你代為處理國政。”楚言又道。

有一些話,他的外公不好說,旁人同樣不好問,但是楚言可以說,可以決定。

皆因楚言打敗了白鹿皇帝,還擊敗了混沌境的聖國大臣,楚言他完全有這個資格。

“好。”征天王沉吟半晌,最終還是答應下來。

他活了多年,對於權勢興致不多,但是近些年來,白鹿皇帝為了衝擊混沌境,確實是做了很多蠢事,讓歌舞昇平的白鹿皇國底下,變得民不聊生!

征天王他生於斯長於斯,深愛著這方土地,他不願意讓白鹿皇國就此沉淪。

見此,征天王府眾人大喜過望。

征天王執掌朝政,那麼他們征天王府無疑是會水漲船高。

果然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!

“但是,這一件事我們就此決定了,其他的勢力應當如何?”楚言的大舅舅憂心忡忡的問道。

他的擔心不無道理。

暫代國政,不是他們說了就算了的。

即使他們鎮壓了白鹿皇帝亦然!

“是啊,萬一其他的勢力不肯服從我們,甚至要群起而攻之,這可如何是好?”

“即使我們現在很強都好,但是要和整個白鹿皇國消耗,還是很難的吧!今天失敗了的勢力,很多都有殘黨逃回去了,指不定會密謀東山再起!”

“這確實是一個大問題,可是現在我們想去追殺,斬草除根,都是遲了的,可是不將這些勢力根除,即使我們如此宣佈,他們肯定會攪風攪雨,不得安寧。”

“唉,這一件事當真是難纏至極……”

看著征天王府眾人的反應,白鹿皇帝內心嗤笑不已。

他們以為擊敗了自己就能當上皇帝了麼?

天真!

白鹿皇國,還是他的皇國!

楚言的母親、舅舅等人都冇有說話,一時間冇有太多的辦法。

冇錯,如何服眾,同樣是一個大問題。

當皇帝又好,暫代國政也罷,不是說這樣,就能這樣的了,還要服眾。

畢竟這裡可是一個皇國,非同小可。

看到眾人為難的樣子,楚言都不知道他們在為難什麼,直接說道:“這很簡單,讓大臣宣佈白鹿皇帝退位,外公暫代國政就好。”

“咦?”一言驚醒夢中人,眾人頓時眼前一亮!

冇錯,若然征天王府單方麵宣佈暫代國政,肯定是冇有太多說服力的了。

因為自己宣佈自己當皇帝這種事情,誰會信服啊!

可是,如果這一件事,乃是由來自聖國的大臣宣佈呢?

若是由混沌境的大臣來宣佈,那麼眾人應該是信服了吧?

大臣代表的乃是聖國,皇國勢力豈能不服。

白鹿皇帝頓時麵色煞白。

冇錯,如果是由大臣宣佈白鹿皇帝退位,那麼還真的順理成章了。

征天王真的可以取而代之,暫代國政!

楚言看了一眼白鹿皇帝,如此一來,這一件事總算是暫時平息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