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e2422abd7bf8239174956e4cc0afd796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遑論白髮老者本就因沐清風先前的舉動心生怨念,對上公孫虎時根本冇有半分留力。

兩人不過交手兩招,公孫虎就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。

顯然,尹文在陣中端詳許久,依舊未能看透李冥這座“假”誅仙劍陣,隻是簡單分析出,此陣需要四麵出擊。

卻不知,任何一門的攻勢一旦受挫,其他幾門攻勢在順利也冇有半分作用,迎接他們隻有身死道消。

隻是,想要在四門同時啟動的情況下,讓尹文這隻老狐狸伏法,還需要李冥親自出手。

至於等解決其他人之後,再用陣法對付尹文,或者等北冥子返回後,再收拾尹文,前者無疑於用大炮打蚊子,後者北冥子此陣並非毫髮無損,既然李冥可以解決,又何須北冥子出手。

再者,固守待援也不是李冥的性格,木鸞子與道家弟子的這筆賬,還需要一個有足夠分量的人來還。

……

尹安帶著尹家弟子剛剛踏入戮仙門,就遭到迎頭重擊,無數赤紅色劍氣如同飛蝗,伴隨著颯颯陰風,不斷收割著尹家眾人的生命。

甚至都不需要驚鯢親自出手,僅靠戮仙門前的劍氣,便足以儘誅來敵。

這不能怪他人,隻能怪尹安點背,若是去正西入陷仙門,或許還能見到守門之人的真容,去北方或許能與沐清風和白髮老者過上幾招。

可偏偏他冇有選擇先前去過的陷仙門,也冇有去最弱的絕仙門,而是選擇了僅次於誅仙門的戮仙門。

若不是誅仙門有真正的誅仙劍,戮仙門因逍遙子到訪,恐怕其難纏程度已在誅仙門之上,尹文親自前來都要含恨而歸。

尹安的下場自不用多說。

其實,在逍遙子將雪霽劍送回西峰,李冥拿出天地棋盤佈下此陣的那一刻,陣中所有人的下場就已經註定了。

可惜,當時陣法剛剛啟動,那個黑衣人便察覺到異常,毫不猶豫拋棄尹文獨自離開。新筆趣閣

對於此事,李冥深表遺憾,他可是非常想知道此人的身份。

正東方向,尹安帶著一眾人一頭紮進誅仙門的瞬間,肅殺之意頓起,誅仙劍劃破虛空,劍身上閃者青綠色光芒,帶起道道血線。

東方屬木,陣中劍氣為青芒。

南方屬火,陣中劍氣為紅芒。

西方屬金,陣中劍氣呈銀芒。

北方屬水,陣中劍氣為黑芒。

至於勝七為何會看到紅芒,隻因百人瞬間被劍影滅殺,鮮紅的血液侵滿銀白色的劍氣呈現出妖異的紅芒……

一眾人中隻有寥寥十數人靠著抱團取暖暫且苟活,這一批人幾乎都是各個門派的領事長老,修為最低也是先天中期,可即便如此,他們的處境仍舊冇好到拿去,隨時都有傾覆之危。

青綠色劍氣愈發淩厲,眼看著眾人就要支撐不住時,終於有人想起尹文的存在,連忙轉身想要請求尹文出手,可當,他們轉頭看去時,方纔尹文所在的位置那還有半個人影,尹文不知何時早已不見蹤跡。

“鎮魂歌!”

一道血色劍氣突然從虛空中飛出,這一劍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,周圍的濃霧為之一清,青綠色劍氣消失不見。

濃霧散去,一襲黑衣背附劍匣手握黑刃的黑白玄翦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,他的對麵還有一人,不是不見蹤跡的尹文,還能是誰。

眾人踏入陣法,青色劍影出現的刹那,尹文就隱藏身影,一直暗中觀察此陣的變化,就在眾人即將支撐不住時,尹文順著真氣的波動找到誅仙門所在,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。

玄翦手持黑刃站在一道青色門戶前,門戶上懸掛一柄三尺長劍,劍身閃爍著青綠色光芒,眾人一眼便認出,這柄劍就是先前屠殺眾人的青色劍芒。

“此路不通!”

麵對上千人的注視,黑白玄翦卻毫無懼意,一揚手中黑刃語氣冰冷的說道。

“哼,既已被我找到陣眼所在,你不過區區宗師,如何擋得了我!”

好不容易纔讓誅仙門顯出真容,怎麼可能因為黑白玄翦一句話就放棄,未等尹文動手,身後人群早就在劍影摧殘下心生惶恐,一刻也不想在此地停留。

所有人的選擇出奇一致,紛紛不顧一切向黑白玄翦衝去,彷彿隻要通過那道門戶他們便能離開此地。

“兵戈劍戈,怎脫誅仙禍;情魔意魔,反起無明火。”

黑白玄翦正要發動陣法之際,忽聞門後響起歌聲,陣前陰風頓起,森森殺氣瀰漫。

“今日難過,死生在我,名宋尹百招災惹禍,穿心寶鎖,回頭才知往事悔。咫尺起風波,此番送等來祭旗。”

狂風驟起,沙塵滾滾,青、紅、白、黑四道劍意齊掛上空,一襲紫衣腳踩飛劍落於門前。

“貧道來送爾等上路。”

李冥遙遙一指輕聲道一去字,四劍齊出化為四道光影飛入陣中人群。

“誅仙利,戮仙亡,陷仙四處起紅光,絕仙變化無窮妙。”

短短一句,道儘四劍之威。

誅仙劍鋒銳異常,劍芒所過之處儘皆一分為二。

戮仙劍殺氣森森,所到之處血光四起,頭顱落滿地。

陷仙劍奇快無比,銀白劍影四處閃爍帶起道道血痕,彷彿整片天地都侵染在血水之中。

絕仙劍變化萬千,一劍即千萬劍,彷彿天地之間已無他物,隻有無數劍影閃動。

“劍來。”

刹那間,漫天劍影為之一空,四柄劍再次懸浮上空,彷彿方纔的一切皆是幻影。

可當眾人看向陣中之時,才驚然發現,先前衝向門戶的上千人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,不止人影方纔劍影籠罩之處除了大地已無他物,即便是地麵也硬生生被削去三尺有餘。

“尹文公,你還要躲到什麼時候?”

李冥從半空落下,北冥劍自動飛回鞘中,目光環視周圍最後落在遠處一座土丘之上,此處正好處於陣法邊緣,方纔的劍氣並未波及此地。

該說不說,尹文此人是李冥穿越以來最難纏的對手,冷血無情,警惕異常,任何風吹草動,他都能率先察覺並避開危險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諸天:開局獲得九劍更新,第227章 滅殺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