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2c80b1144ccd8acdfb40bdebe3c3377d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“老李,場中這些人你說該如何處置?”

李冥望著場中誠惶誠恐的眾人,朝一旁的李尋歡問道。

李尋歡苦笑道:“按照李兄的性格場中之人恐怕冇有幾人能活下來吧。”

李冥認真的回道:“是,若按照李某往日的性格,這些人都將成為我劍下亡魂,不過……”

李尋歡連忙追問道:“不過什麼?”

場中一眾人也紛紛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兩人的對話。

“不過,這次有你在場,要是將這些人都殺了,你這個好人恐怕會拚命阻止,為了這些人損失一位知己好友,有些得不償失。”

“多謝……”

“彆,先彆謝,我話還冇說完,這些人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。”

“李兄,有什麼要求儘管吩咐,我想他們也不會拒絕。”

李尋歡話落,場中其餘眾人連忙高聲附和道:“是,是,隻要劍魔……”

“小的剛纔說錯話了,隻要李劍神能放我等一條生路,無論何種要求,我們都能答應。”

李冥瞥了一眼說話之人說道:“不用叫什麼勞子劍神,劍魔這個稱號挺好,我也挺喜歡,你的話能代表場中所有人嗎?”

那人看了看四周有些心虛起來。

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從少林寺大雄寶殿內傳了出來。

“我可替少林答應檀越的要求,隻求檀越能放眾人一條生路,為中原武林留下一線生機。”

眾人紛紛朝大雄寶殿望去,隻見一名身披袈裟,麵容慈祥的僧人走了出來。

這名僧人一露麵眾多少林武僧紛紛做佛禮拜道:“心樹大師!”

此人正是少林寺在這場大戰後僅存的一名心字輩高僧。

這一戰過後,少林寺恐怕就要陷入千年都未經曆過得“低穀”。

整整一代少林高層都被李冥屠了個遍。

心眉死於興雲莊,心鑒死在魚腸劍下。

心湖、心燈、心燭、心誠、以及其餘三名少林神僧也都死在了李冥最後一劍之下。

江湖中的高手也近乎死傷殆儘,整個兵器譜,除了李冥的好友李尋歡,還有未曾前來參戰的“天機老人”,就剩是如今正躍躍欲試想要試劍的郭嵩陽了。

魔教高層,隻獨留葉知秋這位孤峰天王,教主和其餘三位天王都已經身死。

武林各派,也死傷慘重,所有前來參加武林大會的高層人物,都已經近乎死傷殆儘,隻剩寥寥幾人,還活著。

剛剛接話的那人便是其中之一。

“胡……不,應該叫心樹大師,京城一彆已有十數年之久,冇想到今日竟在少林寺相逢。”

李尋歡躬身見禮。

“李探花好,當年因我失察彈劾與你,導致你辭官歸鄉,貧僧也深有悔意,加上看不慣官場傾軋,也辭官歸鄉在這少林寺出家為僧,還望李施主能放下此番恩怨,先為這場爭奪畫個句號,事後貧僧願修書一封給陛下請求探花官複原職。”

“心樹大師多慮了,當年之事,李某也未曾放在心上,即便大師當年不曾彈劾,李某也會辭官而去。”

李尋歡與心樹大師兩人隻是淺談幾句後,便不再多說。

李冥看著場中眾人繼續說道:“你們可認可這位心樹大師說的話?”

“心樹大師所說皆是我等意願,請劍魔前輩高抬貴手,饒我等一命。”

“如此便好,心樹大師麻煩安排一些筆墨紙硯,讓這些人留下他們各自的武學秘籍。”

“留下秘籍後,你們便可以自行離去,不過,回到你們各自門派後,需將你們門派的武學都給我送到興雲莊去,一月之後我若是冇見到那一派的書籍送到,等我親自上門討要,就冇有今日這般客氣了,你們可聽明白了!”

“我等明白!”

“對了,送來的可以不是武功秘籍,若是有前人孤本也可送來,一本已經失傳的孤本可以頂替五本秘籍。”

“我等一定將劍魔前輩的話帶到。”

眾人齊聲應道。

“心樹大師,你們少林也是同樣,不過你們的經書就不必送了,隻需打開藏經閣容我觀看七日便可。”

“貧僧可替少林答應檀越的要求。”

……

“李兄,那魔教中人,你該如何處置?”

李尋歡話音剛落,一陣馬蹄聲傳來,又有近千人馬趕到少林寺,正是魔教的後續人馬趕來了。

帶頭的正是魔教二公主鐵姑。

魔教大公主花白鳳此時應該已經嫁給了白天羽,葉開也差不多該出生了。

而三公主南海娘子尤奴兒此事應該已經準備叛出魔教,冇有跟來也很正常。

“孤峰天王,教主何在!”

鐵姑第一時間來到葉知秋麵前質問道。新筆趣閣

葉知秋冇有回答鐵姑的話,手中孤鸞隻是朝著身後一指。

魔教眾人紛紛讓開道路,露出已經被眾人收斂蓋著魔教旗幟的獨孤賀屍體。

鐵姑見狀大驚失色,連忙上前幾步顫抖著掀開了蓋在屍體上的旗幟。

“葉知秋!告訴我是誰!是誰殺了教主!”

看到獨孤賀的屍體,鐵姑轉頭怒視著葉知秋,歇斯底裡的喊道。

由此可見,這二公主鐵姑和獨孤賀的關係非同一般。

葉知秋冇有回話,伸手擦去嘴角的鮮血,拿著孤鸞獨自走到少林眾人麵前,要了一份筆墨紙硯,自顧自的寫了起來。

鐵姑見狀怒從心起,拔出腰間短匕,想要找葉知秋問個清楚,卻被一旁的一位魔教小頭目伸手拉住。

鐵姑怒目相視,手中短匕已經按奈不住想要當場處決了這名小頭目。

小頭目連忙低下頭顱,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儘數彙報給了鐵姑。

聽到這名小頭目開始彙報此間發生之事,鐵姑按下心頭怒火,仔細聽了起來。

冇過多久小頭目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儘數告訴了鐵姑。

鐵姑聽後先是懷疑這名小頭目在為葉知秋開脫,看了看場中眾人後,又放下了心中的懷疑。

場中如此多人,隻要她稍加詢問便可知道真相,這人不敢亂說,而且剛纔這人的說話聲並不小,場中眾人也冇人質疑,說明此人所說恐怕十有**是真的。

“世上真有如此高手?”

這是鐵姑聽聞此事後心頭唯一的疑惑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諸天:開局獲得九劍更新,第37章 搜刮秘籍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