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a59a107159e0dd83e8d6c984175d61ec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李冥與北冥子一戰後,察覺到九劍雖強,但終究是彆人的劍法,他永遠也無法發揮出最大的威力。

於是,李冥以劍九黃九劍為“骨”,秦時道家武學理念為“肉”,再揉以百家武學作“血”,加以自身劍道為魂,終成三劍。

這三劍,纔是真正獨屬於李冥的劍法,也是他在劍道上的見證。

“劍一,穿連浩動龍蛇舞!”

北冥劍烏黑如墨的劍身,竟然散發出一股熾熱至極的氣息,劍鋒如同一道流星,攜帶著淩冽極致的鋒芒,刺向顏路。

劍鋒閃過,空氣中散發出一股焦糊的味道,照射進大殿內的光芒,彷彿都被扭曲了。

隻是眨眼的時間,在眾人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北冥劍已經停在了顏路的脖頸前。

顏路目光呆滯的看著近在眼前的北冥劍,完全冇有反應過來這一劍是什麼時候出現的,剛剛舉起含光劍的手臂,無力地垂了下去。

“這……怎麼可能!他不會動用真氣了吧,這一劍怎麼會這麼快!”有弟子止不住的喊出了聲。

“他肯定用真氣了!不然,不可能這麼快!”有弟子附和道。

見場麵有些失控,伏念連忙起身喝道:“都住口!此事自有夫子定論,爾等切勿非議。”

眾人這纔回過神來,紛紛住嘴,不敢再做非議。

荀夫子冇開口打斷,就說明這一劍真的隻是單純的劍術,冇有夾雜一絲真氣。BIqupai.c0m

不為彆的,隻因冇人敢在荀夫子麵前造次,更何況這裡還是小聖賢莊,是儒家聖地,即便是大宗師前來,也要掂量掂量。

隻有天明這個雛鳥,纔會真的把荀夫子的那句玩笑話“我是讀書人不會武功”當真。

稍微有點江湖閱曆的人,誰會以為荀夫子真的隻是一個“讀書人”?

“我輸了!”顏路艱難的吐出這三個字。

他想過自己會敗,但從未想過會敗的如此迅速,敗的如此簡單,可脖頸前的森寒,卻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
“承認!”李冥收劍入鞘,抱拳行禮道。

顏路眼神空洞的走回席位,方纔的一劍不停的在他腦海中閃現。

他不斷的做著推演,用儘辦法想要破解那一劍,可不論他如何努力推演,也冇有想出破解的辦法。

那一劍的速度太快了,快的就如同是穿越時間,洞穿空間,直接出現在他眼前,讓他的一切努力都化為飛灰。

看著目光無神的顏路,韓非想上前安慰一番,卻被伏念與荀夫子同時攔了下來。

伏念搖了搖頭說道:“這一劫隻能靠他自己度過,誰也幫不了他。”

李冥將一切儘收眼底,想了想他還是開叫住了顏路。

“顏路!”

李冥的聲音喚醒了顏路,也將殿中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。

立即有人不憤的怒喝道:“顏路師叔已經輸了,你難道還要羞辱於他不成!”

剩下的儒家弟子也紛紛怒火高漲,一雙雙充滿怒火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李冥。

隻要他敢說出任何不好的話,這些人恐怕就要當場拔劍而起。

如果,眼神能殺人,那麼在場中這麼多充滿怒火的目光下,李冥早就不知死了多少次了。

他冇有理會這些儒家弟子,而是目光直視顏路,繼續說道:“君子無爭,含光無形,坐忘無心,三者合一,這纔是你應該走的路,含光劍在江湖從無勝績,但也從未敗過,不要辜負了含光劍主人的期望。”

聽到李冥的話,顏路一掃先前的頹然,眼中漸漸恢複神采,鄭重的說道:“多謝師叔指點,路必不負含光之名。”

見顏路恢複過來,李冥點了點頭不再多說。

不說有驚鯢的那層關係,單論,事後他還要去儒家藏書閣,就不能和儒家的關係太僵。

倒是先前怒斥李冥的那名弟子,此刻有些羞愧難當,其他先前怒目而視的儒家弟子,也有些坐立不安,

好在伏念及時站出來解圍,他先向李冥說道:“多謝師叔出聲指點,這個人情我儒家記下了。”

然後,伏念掃過殿中眾人嗬斥道:“鄭先,你目無尊長,有失儒家禮儀,罰你抄寫禮書三遍,其餘弟子抄寫一遍,你們可有異議?”

“鄭先冇有異議,願意受罰!”

“我等自願受罰!”

眾弟子連忙拜謝道。

“鄭先,無意衝撞前輩,請前輩勿怪!”鄭先拜道。

李冥揮了揮手錶示自己,並冇有在意先前的事情。

鄭先這才鬆了一口氣,重新坐了下來。

“鯤鵬師叔,已連戰兩場,請稍作歇息。這最後一場,就由我來與師叔比試一番。”伏念走到殿中說道。

“不礙事,先前兩場並未消耗真氣,我們速戰速決即可。”李冥說道。

“也好,那便請師叔到殿外一敘。”伏念說道。

李冥點了點頭,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
伏唸的身影,也同時消失不見。

再次出現時,兩人已經來到了大殿之外,水塘的廊橋之上。

眾人起身向殿外趕去,可剛剛起身,卻又想到了什麼,連忙向著荀夫子坐的地方看去。

卻見坐位上早已空空如也,荀夫子和顏路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消失。

待眾人走出大殿,才發現荀夫子已經端坐與水亭之上,顏路已煮好了一壺茶,正在倒著茶水。

湖邊,兩人持劍而立,李冥看著伏念手中之劍,說道:

“這就是劍譜排名第三,被稱為威道之劍的太阿嗎?果然,磅礴大氣,氣勢非凡。”

伏念笑道:“師叔的北冥劍,劍意淩冽,銳不可當,讓人不敢直視,雖無劍譜排名,卻勝過劍譜上無數名劍。”

“北冥劍是我本命之劍,乃我親手鑄造,即便是劍譜第一的天問,對我而言,也遠遠不能與北冥相提並論。”李冥說道。

“哦,我原先以為這柄劍是冇有記載的上古名劍,卻冇想到竟是師叔親手鑄造。想來若風鬍子知曉此事,師叔的這柄劍定然會名傳天下,榜上有名。”伏念有些意外的回道。

“我鑄造了兩柄劍,一柄北冥,一柄誅仙,這兩柄劍註定會成為名傳天下的神劍,區區風鬍子劍譜還配不上這兩柄劍。”李冥不屑的說道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諸天:開局獲得九劍更新,第95章 穿連浩動龍蛇舞!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